<台灣奇蹟思想起系列(七)之一

生醫所開發新藥 C型肝炎病患救星

 

C型肝炎的患者如果不積極的預防治療,五成以上有轉換成肝癌的風險。雖然全球現在已經有不少的醫療團隊,致力於C型肝炎的新藥開發,但是,治療的能力卻只有五成左右。

原任工研院生醫所天然藥物工程研究室主任、現任所長室特別助理的潘一紅博士,她所帶領的技術團隊,以傳統中醫概念,在短短的三年時間裡,就開發出治療C型肝炎的植物複方新藥,為患者增加了治療的機會。

沒有疫苗的C型肝炎

潘一紅博士指出,人的肝炎病毒其實有分A, B, C, D, E型。其中,A跟E型是屬於急性肝炎,B, C, D型則是慢性肝炎。一般人聽到的B型肝炎,其實只是慢性肝炎的一種而已。

以前百分之八、九十的肝炎,大概都是由B型肝炎所引起的,如今已有疫苗可以預防。但是,C型肝炎是沒有疫苗的,藥物的控制大概只能達到百分之五十的有效率,副作用也非常強,全球都希望能發展C型肝炎疫苗或者是治療藥物,所以相對的非常重要。

C型肝炎除了根本無法百分之百的用藥物來控制它,更可怕的是,相較於B型肝炎,C型肝炎到最後轉變成肝癌的機會大概是B肝的五倍。所以,如果沒有好好的治療,其實相當危險。

驚人的數字,全球C型肝炎患者高達2億人

目前全球及台灣罹患C型肝炎的人數有多少呢?潘一紅博士表示,目前全世界大概有兩億人口得到C型肝炎,每年大概有三、四百萬的增加速度,台灣大概也有差不多四、五十萬的病患。

對於罹患C型肝炎的人,在無法以藥物控制的限制下,基本上一般醫生多用干擾素來做初步治療,可是干擾素如果單獨使用,療效大概只有二十%左右。

目前臨床醫師已經找到另一種方法,把干擾素跟所謂的rebavalin這一類的藥物來合併,成為「複合式」的療法,這樣的作法可以把病毒的清除率提高到將近百分之五十左右。但即便療效有改善,仍有一半的人無法治癒,更嚴重的是,長期使用這些藥物,很容易引起融血性貧血的副作用,對患者來講相當辛苦,有些人甚至會得到憂鬱症,病上加苦。

生醫所投入研發,植物複方多管齊下

大概在四年前左右,工研院生醫所天然藥物工程研究室開始投入研發,一方面看到病患之苦,其次,C型肝炎新藥,在全世界的市場也相當大。工研院預估在2011年左右,全球會成長到差不多六十六億美元,這是非常大的市場。

對於研發團隊為何選擇用「植物、複方」來開發這個C型肝炎新藥,潘一紅博士表示,以植物入藥,是中國老祖宗的智慧。現在我們做科學研究的後輩,以科學的方式,對於號稱有神奇療效的中藥加以驗證。

C型肝炎引發肝疾病的過程當中,全世界也有很多人從免疫調節的角度,探索進行治療的可能性,研究團隊認為,中藥在此的確具有優勢。從中醫的理念來看,免疫系統雙向調節,確實是可行性,因此,研究團隊決定效法老祖宗掌握「植物」知識的智慧,試試看!

至於為何要採用「複方」?潘一紅博士表示,因為西藥都是單一成份,作用的時候只是針對單一靶點去對付。但病毒是非常聰明的,單一靶點去對付並不足以打敗病毒。由於中藥裡面含有相當多的成分,採用複方的用意是,中藥可以從很多藥物合作的過程,試圖打敗病毒,因此研究團隊決定用複方的概念,來研發藥物。

工研院生醫所天然藥物工程研究室的研發成果,於97年度得到了工研院最佳貢獻獎金牌獎肯定,但潘一紅博士謙稱,對於新藥物的開發工作,生醫所完成的開發成果,還在前段,未來還需要投入很多人力及努力,才能早日將新型C型肝炎的藥物開發完成,提供給病患。

醫者父母心

潘一紅博士說:「我們在開發的過程中,深深了解到,當醫師面對病患,卻無藥可救的時候,心情是非常低落的。」她指出,這個計畫或藥物的研發,如果能成功的話,將可造福全球兩億罹患C型肝炎的人口,即便不是全球,光台灣市場,就能對四、五十萬名患者有所貢獻。

除了醫師跟工研院生醫所一再表達,希望加快研發腳步外,事實上,潘一紅博士在工研院還曾經接過民眾打電話,用懇求的聲音鼓勵工研院,希望工研院可以趕快研究出成果,因為他們都等著要用。潘一紅博士表示,聽到這樣的電話,除了覺得非常心急,更感覺工研院的任務很重要。

她說,「民眾這種期盼是一種壓力,也是鼓勵。在這種壓力與鼓勵之下,更讓我們團隊很快動了起來」。

工研院生醫所天然藥物工程研究室所開發的C型肝炎植物複方新藥,2008年初步開發出來後,廠商非常有興趣,目前已移轉給國內做新藥、股票上市的一個公司。

藥物的開發過程十分嚴謹,剛開始會先從動物實驗開始,之後才進入人體臨床實驗,實驗過程會檢視毒性及藥效等。潘博士表示,這些藥物在2009年會在高雄醫學大學,莊萬龍醫師的團隊裡,進行人體臨床實驗。

人說醫者父母心,多一種新藥,就是多一份機會。希望這個新藥能很快地通過臨床實驗,早日推出新藥造福C型肝炎患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