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-4 鍾儀文新手上路 研發全彩電致變色技術一鳴驚人

 首頁 院友點滴 工研院小故事 Vol. 9 9-4 鍾儀文新手上路 研發全彩電致變色技術一鳴驚人

只需要一種材料就萬事OK,不但材料成本大幅節省,解析度也相對提高,如此具全球利基性的技術突破,要如何靈活應用在產品上?鍾儀文說:「直接應用就是彩色電子紙,因為目前電子紙、電子書都是黑白的,雖然開始有人往開發彩色化突破,但必須要與軟性技術結合。不同於液晶面板,彩色軟性顯示器在工研院南分院及顯示中心都在做,有非常多種技術可以應用。而電致變色有自己的優勢,加上可開發全彩的契機,將來可用在彩色電子紙,將書本全變成彩色化e-book,感覺應用比較廣。」

「選對方向成就大。」一個剛從學校畢業短短四年的國防役菜鳥,靠著全彩電致變色技術初試啼聲,就得到工研院傑出獎及經濟部的新人獎的榮耀,甚至連友達、奇美等面板大廠都來向鍾儀文請益挖角。鍾儀文謙虛的歸功於學校的多元化訓練與工研院充沛的資源。鍾儀文說:「感謝成大材料系的洪敏雄老師給予的多方向訓練,他不侷限我們在某個領域去鑽研,所以當進入職場之後,突然覺得以前學到的東西都灑出來了,加上工研院的資源資訊整合,讓我很快跨過跟學校不一樣的門檻。」而以一個新人的身分衍生出新的研發課題,除了鍾儀文的持續努力,更重要的是有長官的支持。鍾儀文說:「感謝雷射中心副主任洪基彬,他在大家面前說我們就是要這個題目了,直接提前瞻計畫,剛好又遇到當時南分院栗愛綱顧問大力支持,所以雖然在兩年中慢慢發展的過程很辛苦,但也走的滿順的,再加上原南分院蔡新源執行長也支持這個題目,我們也不負使命拿了一個獎回來。」

但是這個成就的發端,鍾儀文一開始承受著外人難以理解的心理煎熬。鍾儀文回憶道:「全彩技術是我讀博士當時引進來的概念,但是電致變色技術對我來說是一個全新的題目,我必須在一年內切入摸熟。讀博士班我花了五年才搞懂一個題目,但在工研院兩年就一定要做出成果來,根本是在跟時間賽跑,加上剛開始只有我一個人在做,第二年我帶另一個副工程師,兩個人要去做沒有人做過的題目,技術層面還可以克服,只是心裡層面壓力真的非常大。」而讓這個技術得以發光發熱的最大關鍵,就是意外發現一種特殊材料,鍾儀文形容這個機會是從垃圾桶裡找到的。他說:「我們都會開玩笑講這很有挑戰性的機會,被我們從垃圾桶找到了,而延伸出那個材料,讓我們在電致變色技術進步非常快,整個技術得以突破。」

以國防役的身分踏進工研院,鍾儀文從沒有想過自己的研究有朝一日可以開公司量產成品!但如今這個夢想即將實現。鍾儀文說:「我們內部團隊規劃希望成立一個新創公司,以電致變色技術將這個產業帶出來,這剛好符合工研院"帶動新產業"的使命,也是對我一個新人來說是非常大的挑戰。」鍾儀文期許自己人生三十到四十歲最黃金的時刻,一定要去做一些非常有意義的事情,擁有對自己深切的期望,運用專業與資源奮力向前,鍾儀文雖然是新手上路,但成就屬於自己的一片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