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-5 同理心做志工,淚水淬煉成長

 首頁 院友點滴 工研院小故事 Vol. 7 7-5 同理心做志工,淚水淬煉成長

同理心、感同身受

在新竹市智障福利基金會擔任志工已十幾年的陳兆鈞,本身就是智障者協會的家長,長年看到心智障礙小朋友是社會弱勢中的弱勢,所以退休後,他更積極投入該協會的志工工作。

陳兆鈞表示,自己有一個心智障礙的孩子,今年二十五歲,他坦言,陪這樣的孩子長大,過程十分辛苦。

民國七十九年成立的新竹市智障福利協會,今年剛好二十年。十幾年前,當陳兆鈞得知這個協會,是由跟自己有相同處境的家長,大家集合而成,隨即觸發他的心,也讓他興起投入協會相互幫忙的念頭。

陳兆鈞謙稱自己做的都是支援性的工作,像是辦活動時,協助帶那些心智障礙的小朋友,另外,協會舉辦園遊會需要車輛時,他也義不容辭的參加。

恆愛付出、永不止息

一般正常家庭,大概很難想像或體會,要帶一個心智障礙的孩子出門,甚至要陪他們參加活動,其困難度有多麼大!

陳兆鈞表示,每一個心智障礙的孩子,一個一個都需要別人專心的照護,所以,無論家人如何有心,在照護上,還是需要有更多的人力協助。另外,如果要帶他們出門,除了人力照料外,專屬的交通工具,也很重要。

為了協助心智障礙的孩子參與社會活動,協會不但提供心智障礙的孩子簡單的技能訓練,此外還進一步與社區聯絡,提供社區化的就業服務。雖然孩子們的工作能力有限,但包括清潔、打掃等工作,他們做起來,可是既認真又負責。另外,目前在全國加油站,也提供了一些由心智障礙的孩子洗車及擦車的服務。

為了孩子,走出去

除了就業輔導,「新竹市智障福利協會」也發行會訊,報導會務及捐款徵信,也不時舉辦活動,希望讓更多家長接觸人群,帶著孩子走出去!

談到自己身為一個家裡有心智障礙孩子的家長,陳兆鈞難掩傷感。他表示,身為這樣孩子的爸爸,心中的壓力,可能是外界不能了解的。

他說:「其實,我們也希望能生一個快樂的寶寶,這個小孩子生下來,面對的是一個非常大的壓力與衝突。也曾經聽過一個家長在講,他生下這個小孩子,真的想把他放棄,甚至還有想用棉被把它蓋住,就讓他這樣走!!後來發現這小孩子的生命力非常的強,他蓋了第二次棉被後小孩子還是掙扎,第三次小孩子更掙扎,後來他再也不敢做這件事情了。」

老天出難題,淬煉更成長

一個心智障礙的孩子,好像是老天爺給父母出的一道考題,千難萬難,滿是挑戰。

陳兆鈞說,許多家長一路辛辛苦苦培養小孩長大,多年下來甚至覺得,因為自己有了這個小孩,而讓他自已更成熟了。

除了父母本身的勞心勞力,心智障礙的孩子,還有著跟家裡兄弟姊妹相處互動的問題要處理與面對。陳兆鈞表示,自己這個心智障礙的孩子,有一個哥哥,還有一個妹妹,特別是哥哥,對自己這個弟弟是相當照顧的,這讓他稍感欣慰。

感謝:愛恆啟能中心

天下父母心,孩子,是永遠的牽掛。陳兆鈞說出所有心智障礙者父母的心聲:「萬一我們走了,這個孩子怎麼辦?我們會希望小孩子先走,那我們就放心,如果說我們先走,小孩子不知道會到哪個地方去…….」。因此,政府能設置機構,針對心智障礙的孩子,老化以後還能有所安置,是這些父母最深切的盼望。

目前台灣比起二十年前已經進步許多,陳兆鈞表示,現在他的孩子在「愛恆啟能中心」,受到相當好的照顧。不久前,陳兆鈞參加了該中心的家長聯誼,中心的戴主任表示,他們是個公辦民營的機構,政府每年都編列預算,支持該中心繼續照顧孩子到老,要家長們可以放心。

已從工研院退休的陳兆鈞,照顧孩子的體力自然無法跟年輕時代相比。還好有「愛恆啟能中心」這樣的機構,能在週一到週五的時間照顧他的孩子。週末兩天,他就把孩子帶回家團聚。

陳兆鈞再三感謝「愛恆啟能中心」的幫忙,他以近乎激動的聲音說:「我要感謝愛恆啟能中心,我的小孩子在那裡,受到老師們全方位的照顧,感到非常的放心與安心,也因此讓我們得以有喘息的機會」。而他也感謝「新竹市智障福利基金會」,讓他在無助與無奈當中,生命得到依靠與支持。

擔任福利團體志工多年的陳兆鈞,對政府及立法機構,也提出呼籲。他表示,許多立意甚佳的專案,生命週期只有一、兩年就結束了,使得社工人員無法長時間幫忙。而且現在政府的經費很有限,許多費用都要靠基金會自籌百分之三十,有些活動在募款不足的情形下,只能宣布流產。

每星期都花一兩天時間投入志工工作,陳兆鈞呼籲家中有心智障礙孩子的家長,還是要勇敢地帶孩子走出去,不要躲在家裡迴避人群。他以勉勵自己的一句話跟這些父母互相打氣:「我必須要有足夠的勇氣,我愈能走出去,孩子的世界才能更開闊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