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-13 用企圖心和工作意願克服困難

 首頁 院友點滴 工研院小故事 Vol. 6 6-13 用企圖心和工作意願克服困難

為保證不同產品之間能夠互通,無線通訊產品的認證非常重要,當初執行WiMAX的時候,在認證工作上曾出現過問題,以至於在推動時,對於認證特別重視。謝博士表示,約三年之前台灣在推動這項產業,就開始與WiMAX Forum接觸,提出在台灣成立WiMAX產品的認證實驗室的可行性。幾經努力終於去年WiMAX Forum批准在台灣成立第一家實驗室,今年初又成立第二家實驗室。目前全世界只有六家實驗室,分別在五個地區,而台灣就有兩家實驗室。這對於未來台灣公司的產品認證非常方便,而且除了成立認證實驗室之外,也促成WiMAX Forum在台灣做一些插拔大會。

除了認證及推廣外,同時,謝博士也參與標準制定。標準要走在認證之前,掌握標準就掌握產品開發的先機,所以制定標準算是產業鏈中非常上游且關鍵的環節。過去台灣比較少參與標準制定的活動。另外,台灣過去在權利金方面,如2G、3G都繳了很多權利金給制定標準的專利擁有者,對於產業發展非常不利。如何將專利納入標準,未來納入權利金談判的籌碼都是重要的議題。事實上,WiMAX的標準就是2005年在台灣舉辦IEEE802.16標準會議的第39次會議中定案的。

標準制定或者是認證,在產業的發展過程上,都是比較積極的作為,其中有一個重要的精神,就是主動性和積極性。此外,謝慶堂博士還肩負一個任務就是國際合作,似乎國際合作比前二者還更需要積極性,因為國際合作有時侯甚至是必須無中生有創造出一個合作的局面。謝博士表示,參與標準化就是一個國際合作,因為參加標準化制定就是要虛擬出一個平台,這個平台的使用者、共生者越多,就表示談判的籌碼越多,被通過的可形性增高。在開發方面也有很多國際合作,以WiMAX為例,很多國外的大廠幾乎都跟台灣某些廠商合作開發,或是技術引進等等,這就是合作。另外,產品開發完成以後,要行銷到國外,就牽涉到如何與國外的廠商合作將銷量做大。合作範圍其實牽涉非常廣,從前面的標準制定,到產品開發,到最後產品的行銷、推廣,牽涉的非常廣。

2001年謝慶堂離開美國Bell實驗室加入工研院,對研發人員而言當時Bell實驗室提供的是一個設備完善各方條件都很好的實驗環境,可是回到台灣則是必須投入更多時間在基礎的建設和研發,另外在那個時間點上,對無線通訊也不是一個很有利的時機。那時候謝慶堂選擇回台灣,到工研院,是因為美國的分工非常細,在那個環境之下,能參與的層面不廣,在台灣能夠貢獻的影響就比較廣。從計劃的流程到計畫的實行,及計畫完成之後的技術移轉。隨著工作進展漸漸還牽涉到參與標準制定的國際合作等等。雖然花比較多的時間,比較忙,但是相對有高成就感,這是謝博士覺得回台灣最值得的感受。

國際合作必須做多方協調,難免會有挫折感,再者在前方打先鋒,鋪路造橋,塑造出一個機會,其實是蠻辛苦的。可是有時候,後面又不見得有人跟得上來,或則不見得有人願意跟上來。謝博士就碰過類似的情況,但從另外一方面來說,也要實際一點,就類似一些投資計畫,不是每件事情都會百分之百成功,所以不管怎麼樣,還是要不斷的去做,漸漸總是會有成果。

謝慶堂認為成功的國際合作案例,大概不脫一些重要元素。第一,心態上願意與他人接觸,共同促成一件事情,第二,藉由團隊的力量來完成,擴大個人所能參與、所能貢獻的範圍。所以國際合作這件事情,最好不要單打獨鬥,也不要有英雄主義,第三,企圖心旺盛,保持好奇心。

總之,真正會阻礙合作的就是企圖心和意願,而不是語言和地域文化的隔閡。

事實上也不僅是國際合作,做什麼事情,這些態度都是很必須的,但就國際合作的話,這些精神是更重要的。不管參與什麼樣的工作,要有強烈的意願,盡最大的努力做好,只要有這樣的態度,幾乎沒有什麼困難是不能克服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