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-13 關節軟骨修復技術 告別人工關節

 首頁 院友點滴 工研院小故事 Vol. 5 5-13 關節軟骨修復技術 告別人工關節

「痛、痛、痛」,對關節軟骨受損的病患而言,每活動一下,關節的劇痛立即隨之而來。在現有的資源下,初期患者會使用消炎藥、止痛藥來舒緩疼痛的症狀。直到疼痛指數達到頂峰、藥物治療無效、關節活動受到限制或變形時,醫師便會建議患者更換人工金屬關節。其實,人工關節可說是近代骨科手術上最具突破性的發展。可惜的是,當患者在置換人工關節時,必須切去關節上下相連兩端的健康軟骨及骨頭,才能裝上整套的金屬關節。人工關節的一般使用年限為10到15年,因此患者不但得忍受多次手術的身心煎熬,健保局與患者每次還得付出10幾萬的龐大醫療費用。

工研院生醫研究所的廖俊仁,正在研發關節軟骨修復技術。一旦成功,不但造福全世界近一百萬名關節軟骨受損的患者,還會使台灣成為全球關節軟骨修復技術的領導者,進入產值高達新台幣2千多億的全球性市場。廖俊仁挖取患者少量不受力的健康軟骨,加以切碎,再浸泡在特殊酵素中,讓軟骨細胞游離出來。接著使用特殊人工材料,在開刀房中由醫師組裝結合,然後植入患者受傷的部位。幾個月後,軟骨會自行增生修復,永久解決患者的關節損傷問題。這項計劃預計將在今年7月交由台大醫院進行人體臨床試驗,如果一切順利,可望在2到3年後上市,正式成為關節軟骨受損者的另一個選項。

廖俊仁究竟施展了什麼魔法,讓他所研究的關節軟骨修復技術受到工研院及外界的重視?他說,這個計劃在五年前還只是一個所謂的「可行性前瞻計劃」,每年投入的經費非常少,一點兒也不起眼。然而正因如此,廖俊仁可以在沒有過多的壓力下,持續改進,最終找到正確的方向與突破點。後來廖俊仁的研究逐漸受到重視,去年開始轉為科專關鍵計劃,經費從一百多萬遽增到兩千多萬,編制也由原先的三人增加到現在的十多人,同時獲得工研院95年傑出研究銅牌獎。生醫所還特地設立了「生醫材料產品GMP工廠」,加速臨床應用的時效。這一路走來的冷暖變化,廖俊仁最清楚。

這個計劃能夠突圍而出,一鳴驚人,很重要的一個原因,是因為廖俊仁與台大醫學院骨科主任江清泉,一直保持著緊密的合作關係。當廖俊仁在博碩士班就讀時,他大部份的時間,是在台大醫工中心與台大骨科部作研究,因此他相當了解醫生對於生醫材料的需求,以及如何有效和醫生溝通。

對製造生醫材料的人來說,在手術床上找題目,是很有用的方法。廖俊仁指出,醫生在使用器材時,會發現很多不順手的地方,但卻不知如何改良器材。這時,工程人員的角色就是替醫生找出更好的替代方案。同樣的,當工程人員在執行新的研究計劃時,也需要醫生的幫助,才能設計讓醫生覺得方便使用的醫材。就說廖俊仁的例子吧!當初他一心只想在人體外培養大量的軟骨組織,以致無法在現有的研究上取得突破。但經過合作醫生的當頭棒喝,才發現在體內培植軟骨組織,也就是把少量軟骨植入人體讓它自然增生修復,不但符合醫生的需求,還讓原本走到山窮水盡的計劃,找到它的春天,發展成今日全球唯一的修復技術。 廖俊仁把自己比喻成製造飛機的人,而醫生則是飛機的駕駛員。要如何才能夠製造一架讓飛機師開得安心的飛機呢?答案其實只有四個字,就是「密切合作」。

廖俊仁最初的夢想是要當建築師,後來卻轉生醫材料,研發了突破性的關節軟骨修復技術。他說,看到自己的研究成果能夠實際用在人的身上,造福病患,則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。吳曉平的專題報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