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-11 何大成萬事具備,單腳一跪邊待命,邊禱告

 首頁 院友點滴 工研院小故事 Vol. 4 4-11 何大成萬事具備,單腳一跪邊待命,邊禱告

不論是去年發生爆炸的台中欣晃廠,或是每個月平均兩場以上的化學災害事故現場,甚至是陳水扁總統就職大典上,工研院這支緊急應變諮詢中心(ERIC)先鋒部隊,總是穿戴A級防護第一批重裝上陣,也往往在最後一刻離開受保護者和事故現場。換句話說,哪裡有危險,他們就往哪兒去,直到危機解除為止。

進工研院服務已經12年的何大成,是緊急應變諮詢中心ERIC的關鍵人物。他說,ERIC服務以苗栗以北為範疇,接獲緊急通報後一個小時內,就會到達現場救災,現在全台都成為ERIC的警戒範圍。正好記者採訪到一半時,ERIC就緊急接獲一宗通報,不得不臨時中斷採訪(T)。

為了防堵國內毒性化災悲劇重複上演,ERIC這支急先鋒隊伍,在民國90年正式成軍,平常就躋身在台積3吋舊廠和材化所之間的鐵皮屋建築裡。沒有事故發生,感覺不到他們的存在,當然這樣最好,因為一旦身價1800萬台幣的化災應變前進指揮車—“大白”火速出動,有可能就是預言北台灣某個地方即將發生災難。

何大成說,中心接獲通報後,會即時用最快速度,提供事故現場相關的危害物質和應變處理建議,協助化學物質外洩時做模擬分析,同時啟動聯防體系支援救災,在12個小時內,進行災後事故調查分析,同時針對現場化學物質空氣,水污染和土壤濃度進行分析鑑定。何大成指出,ERIC是救災指揮官的智庫和技術幕僚,它的緊急應變機制包括整合性的資料庫建制,災害預防,教育訓練,應變與環境復育等系統。

技術專業掌握度夠,但是面對突如其來的災害,救難人員往往很難當下”勇敢”做出災情的應變程序,以及緊急決策等專業判斷。大哥級的何大成身經百戰,對他而言最困難的就是面對每一場火災,爆炸和事故現場,帶領弟兄謹慎前進,就像踩進一場佈滿地雷的沙場,不僅擔心自己下一步的處境,更心繫跟班弟兄們的安危,何大成說,自己經常是在作好萬全準備後,接下來只能單腳跪地,一面待命,也一面禱告(T)。這種經歷甚至不容易被最親近的太太所體認,甚至還因此發生摩擦,何大成也有切身的體驗(T)。

像20年前流行的電視影集”霹靂車”一樣,每次李麥克出任務,人性化的電腦霹靂車,也總是以夥計姿態般如影隨行,何大成等10名小組成員,在現實工作中也有大白,小白兩款前進指揮車隨行救災,成為ERIC救難人員的最佳拍檔,只要任務指令一下達,ERIC小組出動,沒有看到大小二白,就像沒有看到何大成等人一樣,也會不習慣呢。拜高科技之賜,人命攸關的救援裝備,也越來越有人味兒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