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-10 新竹腎友協會理事長林明漢,不知明天如何,選擇樂活當下

 首頁 院友點滴 工研院小故事 Vol. 4 4-10 新竹腎友協會理事長林明漢,不知明天如何,選擇樂活當下

根據統計,國內洗腎患者約有五,六萬民眾,患者必須洗終身,洗得好的像在台灣,可以維持30,40年生命,如果洗不好,各種皮膚發黑,頭髮脫落,全身筋骨痛到無力等症候群,會層出不窮跑出來。洗腎患者腎臟內殘留的毒素,就像幾道鎖,把腎友的快樂,希望和愛,重重鎖進黑暗角落。能不能看到明天的陽光,對許多患者來說,是一個未知數。

(T)大華技術學院副教授林明漢,6年前得知要洗腎時,心情跌落谷底。想清楚自己並沒有悲觀的權利後,走出心靈低谷。現在規律的教職工作,家庭生活,加上太太每天親手烹調均衡美食,以及每個星期長達15個鐘頭的三次洗腎,林明漢整個人明顯多了豁達跟快樂。看到的人忍不住要問,這麼陽光,怎麼會是洗腎患者?

一點星星之火,可以點亮生命。像林明漢這樣的腎友,新竹至少有300位。七,八年前,他們共同籌組成立”新竹市腎友協會”。年齡層遍及10幾歲到70幾歲,當中有來自竹科的高層主管,大學教授,也有郵局退休的老伯伯。林明漢接手擔任理事長後,定期舉辦國內外短期旅遊,展開各種輕量級運動課,音樂會,保健講座,器官捐贈和義診等活動,凝聚腎友間的關懷,更激發他們的生命力,林明漢感謝許多人向他們及時伸出援手(T)

在腎友會裡,林明漢曾經親眼目睹老腎友每年”走掉”兩,三條寶貴生命,因此下定決心,開始放慢腳步,樂活每一天。其實林明漢從沒想過自己會成為腎友。

林明漢個性積極內斂,和許多台灣傳統男性一樣,努力培養人脈,追求個人競爭力。他學研經歷豐富,和國內能源工安等專業緊緊相扣,學校畢業後,更是把校園當成職場補給站,每次前腳才離開工作跑道,後腳又跑回學校再充電。

林明漢25年前從高雄工專畢業,服完兵役後,一路K書苦讀,前後考進清大動機所碩士和博士班,轉進清大後博士研究。期間歷經工研院能資所,工安衛中心,台電和竹科管理局,擔任研究工程人員,專案經理,以及兼任顧問等職務。三進三出清大,工研院,像是走自己家後門,除了顯示林明漢”真是有辦法”之外,過度投入工作和學業,卻也為他日後的健康狀況,埋下不定時炸彈(T)。

為自己奮鬥20多年後,林明漢轉進新竹大華技術學院,擔任自動化工程系副教授,用作育英才,為教育下一代安身立命。但是萬萬沒有想到,一路攻頂技術山頭,自己的健康危險指數也跟著飆高,在大華第三年,也就是六年前,他因為老是睡不好,頻尿,血壓又高,前往醫院就診,才發現自己竟然罹患慢性腎功能衰竭,被醫師宣判要終身洗腎。下半輩子竟然得靠洗腎,和家人,腎友們一起度過,這對一般追求努力上進的人來說,簡直是晴天霹靂。

林明漢愛吃海鮮,血脂肪和血壓指數都偏高,但主要還是因為積勞成疾,血壓一度高到一百八危險邊緣時,不慎誤信坊間漢藥偏方,累積體內毒素,才會拖累腎臟而不自知。面對現實,走過徬徨與茫然,林明漢希望用他的經歷,提醒忙碌的科技人,早一點重視自己的身體健康,因為這件事比什麼都重要(T)。

林明漢走出恐慌,選擇繼續樂活每一天。當上帝關掉一扇門,也為他開啟一扇感恩和珍惜的大門。千金難買早知道,林明漢匯聚生命力,及時活出價值,顯然猶時未晚,更激勵社會大眾持續揖注醫療資源和力量,幫助國內廣大腎友繼續活出生命色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