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-7 工研院開產業學院由機械所「老師傅」徐章接手掌舵

 首頁 院友點滴 工研院小故事 Vol. 1 1-7 工研院開產業學院由機械所「老師傅」徐章接手掌舵

工研院現任產業學院主任徐章,在工研院服務已經超過30年,他認為產業學院扮演的是跨領域人才的整合角色,因此工研院必須串聯好國內外,以台灣高科技 林立大廠的產業人脈,以及院內師資為主的人才資源網,建立現階段台灣所需要的兩兆雙星產業,以及前瞻產業分析,管理的人才庫。徐章的策略,如果用比喻來 說,就是「要吃竹筍,不需要重新種竹子,只要進入竹林裏挖筍子!」

其實徐章對自己臨危授命,接辦院部產業學院,笑著說是「quilified,但不夠適任」的作法。徐章不吝於凸自己的槌,他說自己比史院長馬齒徒長, 還是工研院內唯一一位在30年前史欽泰剛踏進工研院門檻,卻一直到現在,都擔任「主任」職務的主管。徐章在民國65年時史院長剛從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回工研 院服務時,擔任的就是機械所前身-精密工具機中心主任的位置。在高科技領域中,想用職務來論英雄的表現,可能是一個流於主觀的假設性問題。徐章不論在過去 機械所副所長任內或現任量測中心主任,一向都能服眾。他的秘書藤怡光,在前任院長林垂宙離職後,從院長秘書轉調到量測中心服務,其實徐章在79年時,是在 難以割捨機械所的情境下,被林垂宙指派到量測中心拓展業務的。

在機械所總共待了21年的徐章,在工研院的主管群裏,是以文質兼備的性格派主管著稱。他形容自己是一個不希望被想法侷限的人,而這種主張個人主義的管 理風格,從小就可以看出端倪。年輕時的徐章,忠於表達自己的意見,個頭大又當班代,偶有幾次帶頭和學校老師意見相左的經驗,也因此,小學換了七所,連大學 都唸了兩所。

民國61年,他被機械所派往美國有小MIT之稱的Poly Technic Institute of Blueclean受訓,因為學校搞錯,延誤通知了註冊日期,而要求學生追交罰款,徐章得理不饒人,成為當時第一個敢公開和學校教職員,系主任抗議的東方 學生。至於為什麼據理力爭?原因很簡單,徐章說,跟當年電子所派駐RCA受訓一樣,他是機械所指派出國受訓的種子部隊,因此立志要為國家的機械產業做一些 事情,而當時相對於電子所動輒上億的經費,機械所只有5千萬台幣,要讓工研院多付出不合理的錢,對徐章來說,簡直是不可能。後來徐章以優秀成績畢業,同時 也繼續往高難度挑戰,在前院長方賢齊的支持下,於副所長任內,拿到普渡工業工程的博士學位。

機械所後來的確意氣風發,包括趙耀東和當時的行政院長蔣經國,都親自到所內的示範工廠視察航太戰機關鍵零件的研發和產製進度。而徐章對於機械操控的熟 稔程度,也讓出自機械所的大型立式搪床,成為中鋼公司當年四部機台當中,唯一能夠運轉的機器。徐章親自擔任黑手師傅的經驗,也獲得國內機械大廠揚鐵老板楊 日明的稱讚,說機械所的CNC工具機是最好的機器。楊日明是打鐵出身的老闆,機械所在他眼中,本來是一些不懂機械的碩博士在搞的,沒想到機械所結合電腦數 值控制器後發展的CNC機台,反而讓機械老手鼓掌叫好。

也就是因為底子穩,台灣機械產業在自動化的創新路上,腳步越走沉穩。就像徐章認定的,「黑手師傅當然是越老越值錢」。而這位前任黑手博士,在79年開 始「緇銖必較」,走進鑑定國內外廠商的量測技術領域,今年則接手擔綱工研院產業大學的擘劃執行,歷任工研院前後34年以上的身價仍然是待價而沽,越老越值 錢。 ﹝謝美芳採訪報導﹞